评论:
首页 > 教育 > 教育新闻 > 正文

江苏各地暑托班:不负所“托” 打造假日成长驿站

发布时间:2022-08-03 09:06:51  |   来源:新华日报  |   作者:樊玉立  |   责任编辑:DH019
遍布城乡,经过去年的试点和实践,今年的暑托班扩展到了更多地方,不少托管班迎来了2.0的升级版,如何不负所“托”,让更多孩子拥有让他们健康成长的假日驿站,各方正在协力探索。

  遍布城乡,经过去年的试点和实践,今年的暑托班扩展到了更多地方,不少托管班迎来了2.0的升级版,如何不负所“托”,让更多孩子拥有让他们健康成长的假日驿站,各方正在协力探索。

  遍布城乡,

  托底重点群体有“趣”处

  “原来皮影戏是这样表演的,下次我还想来跟老师学!”8月1日,来自四川达州的周钰涵、周罗成姐弟俩,在苏州中建四局工业园区新扬产业园的一所青少年暑托班里,开心地告诉记者。

  这所公益暑托班建在工地旁边,招收的都是工地一线员工的子女,为十几个孩子们提供昆曲、体育、皮影戏、创意美术、音乐、舞蹈等几十门课程,下午还有志愿者和老师帮他们辅导暑假作业。姐弟俩趁暑假从四川老家来到苏州,与在工地上工作的爸妈团聚。他们的爸爸周飞龙是一名泥瓦工,每天早上把姐弟俩送到暑托班后,就能安心在工地工作,下午5点多再把孩子接回家。“之前还担心孩子来到苏州,没有合适的地方学习玩耍。现在有了不收费的青少年暑托班,老师也认真负责,我们都特别开心。”周飞龙告诉记者,孩子回到家经常向父母分享自己在暑托班里学到的知识和技能,还交到了志趣相投的好朋友。

  像这样的公益性青少年暑托班在苏州还有1000多家,暑托对象以6—12周岁的小学生为主,预计服务超10万人次。苏州团市委副书记王超告诉记者,作为2022年苏州市民生实事项目之一,当地青少年暑托班最大限度整合政府部门、学校、行业协会、爱心企业、社会组织等资源力量,提供各式各样符合青少年特点的陪伴服务,不收取任何课程服务费用。

  泰州、宿迁等市也将“爱心暑托班”列入2022年市政府民生实事项目。

  每天早早地去班上等候孩子,辅导作业、答疑解惑……这个暑假对南通通州区金余小学教师吴小梅来说格外忙碌。7月6日,金沙街道“爱心暑托班”开班,吴小梅报名加入的是天晖社区暑期校外辅导班队。有个一年级孩子的书写姿势一直得不到纠正,家长为此头疼不已。经过吴小梅手把手地教,几天后孩子的握笔姿势终于得到纠正。

  金沙街道的“爱心暑托班”主要面向暑期看护孩子有困难的家庭招生。“我们从14年前就开始坚持暑期校外辅导,由金余小学的退休教师、在职教师志愿服务团队免费承担教学任务。”金余小学退休教师薛允标是金东新城4个社区暑托班的总牵头人。今年30名青年大学生在通州团区委的组织下,深入金沙街道城东村、金余村等多点位投身社区服务,为191名双职工子女、农村留守儿童、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提供暑期关怀。

  在团江苏省委联合省教育厅共同发起的“爱心暑托班”项目中,全省依托镇村中小学、“青年之家”等开设2315个办班点,面向全省中小学生,尤其是农村留守儿童、城乡困境青少年、城市新业态新就业群体子女等群体,服务54482人次。省希望办负责同志介绍说,“今年的‘爱心暑托班’覆盖面广,全省所有县区均开设办班点,每个办班点至少3名工作人员,包括班主任1名,志愿者2名,力争覆盖所有乡镇街道。”

  升级“含金量”,

  开得好还要开得久

  记者注意到,今年有不少暑托班搬进校园。学校开放社团、图书馆等设施,开出一揽子素质拓展服务,嫁接优质教育资源,提升了暑托班的“含金量”。

  7月30日早上8点,盐城市西城实验学校一(2)班的张凌菲走进校园,开始学习美术、科学、劳动、手工、体育等课程。“孩子放在学校我们很放心。”张凌菲妈妈说。

  “去年我们开办暑托班,是在社区找的临时场地,大概几百人参与。今年在政府办牵头下,教育局、财政局、卫健委、文明办、团区委等部门加强了协同合作。托管直接开在校园中,学校自带的社团基本上都‘动’起来了。”盐城市亭湖区教育局副局长王丽莉介绍,全区开设小学低年级、高年级和初中3种类型班级,共65个暑托班,2664名学生参与。

  去年7月,南京建邺高新区携手金陵中学打造“四点半课堂”服务升级,推出暑期托管班。今年这个班直接搬进金陵中学河西分校的校园内,金中河西指定21位市区级优秀骨干教师全程参与项目,他们开设了“小小金话筒” “小脚丫走天下”“跳跃小音符”“趣味实验”等专项课程。今年托管班还推出了“趣成长”职业启蒙之旅,走进园区特色企业,感受南水北调工程的磅礴气势。金陵中学河西分校小学部华红娣主任介绍,项目得到了建邺区政府的财政保障,“政府引导并购买服务,学校协同,出场地和师资。”

  要想暑托班走得好走得远,还是要从课程质量着手。泰州团市委书记贺骏向记者介绍,“今年泰州共有7大类20项课程由市级层面向乡镇暑托班统一‘配送’。”优质课程资源的推广,让乡镇暑托班也拥有了不少定期组织的课程、活动。“最近,我们联合市民政局和龙凤堂幸福同享基金会带领363个乡镇孩子到泰州大剧院观看公益演出儿童剧,统一包车挨个乡镇带孩子出发,从吃饭到看演出都负责到位,晚上再把孩子们送回家长身边。”

  苏州市级配送线上线下课程有6大类21486场次,配备的任课教师队伍如何保障?王超告诉记者,“我们安排学校与集中式课程化暑托班‘一对一’结对,为各点位动态保持两名指导老师。” 苏州还发动207家社会组织,1087名社工、3268名志愿者投入到办班工作。同时,整合阵地资源,包括全市1267个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所、站、点)、105个儿童“关爱之家”以及各级各类党群服务中心、青少年活动中心、机关企业等。

  联手守护,

  为更多家庭提供优质服务

  家住南京市鼓楼区云南路附近的王琴五六月份一直为4岁半的女儿物色周边的各类托管班。“公办的托班固然便宜放心,但毕竟名额有限,有些需要抽签摇号,大多是困难家庭或者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优先,有的要求孩子年龄必须在5岁或6岁以上。”

  王琴最终选中了家附近一家民办幼儿园开办的暑托班,每天8点半送过去,下午4点半接回家。“创意美术课、趣味烘焙课、科学探秘、水球大作战……每天几乎都有不同的内容,也是玩中学了。每天一顿正餐两顿点心,20多天3500元的价格,我觉得还算合理。”王琴说。

  记者了解到,校外学科培训大规模缩减后,校外托管服务逐渐显现出市场潜力,以自主学习加素质拓展吸引家长的托管服务在一年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企查查以“校外托管”为关键词进行检索,显示有超20万家存续/在业的企业,其中有近半数的企业成立时间在近一年内,日均价格为200-400元。

  在南京市玄武区一家名为“一程”的托管机构,早上8点多,小朋友们陆续被家长送来开始晨读,11点进行体能训练。“下午看书、画画、玩游戏、看投影电影……”“一程”托管中心负责人程程说,机构去年9月开张,今年暑假一共有十多个孩子报名,每个孩子收费2000元,“房租2万元一个月,加上员工人均五六千月工资、水电费等,成本一个月就5万元。”程程坦言,截至目前,暑托班还是亏本运营。

  公益托管毕竟还做不到覆盖多层次、大范围的需求,而市场化托管又价格不菲,高质量、多元化的暑托服务如何持续?

  “作为‘双减’政策的重要配套措施,暑托班是学期中课后延时服务在假期中的延续。”南京大学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操太圣教授认为,各相关主体应鼓励有条件的学校、有情怀的老师参加,同时提供适当的经费补贴,有关学校也可将相关服务纳入教师评估的加分项。

  操太圣说,公益暑托班属于“托底”服务,要规范和鼓励转型中的校外培训机构,发挥市场的调节作用,逐步形成多层次多元化的服务系统,“政府相关部门可以通过各种政策或手段,形成协作机制,为更多家庭提供优质服务,联手守护孩子们的假期时光。”

非遗江苏
人文江苏
出行指南针
智慧江苏